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AU】桃花“女”破阎公 (二)

警告:双性/OOC
卜卦方式上一篇写错了😓
剧情什么的参考杂剧桃花女







郭麒麟将事情原委与父亲说明,父子二人树下枯坐,直到夫人来了也未说一句。

夫人扭着身子走过来,指了指自己新烫的头说:“哎爷们,你看我这发型怎么样?”

郭老爷忧心儿子的婚事,敷衍几句:“挺好的,又村头烫的吧?”

夫人一叉腰一瞪眼:“哎你怎么回事啊!”

郭老爷抖着手:“夫人哇,你儿子要嫁给别人你还在这跟我说你的头发!你让我如何回答!”

夫人急忙询问,得知儿子与阎鹤祥龃龉后,反倒安下心来:“我儿子聪慧绝顶,区区一个阎公还能难倒他?能破他一次两次,第三次更不在话下!”

夫人对周易八卦也有一二了解,三人树下商量对策,事态愈发清明,只等酸梅将聘礼送来。

酸梅回到阎府告于他喜讯,阎鹤祥哈哈大笑,将早就准备好的银两首饰包在红兜里递给她,又给了她张条子,写着娶亲的日子。酸梅接过来一看吓一跳,这是大凶之日忌婚娶,谁会把自己的大喜日子安排在这一天呢?

他看出媒婆的惊诧,不想多解释,只让她明日通知郭府即可,通知完另有五十两银子答谢。酸梅听到还有酬劳,眼睛放绿光,搂紧怀里的红布兜一口答应,殊不知自己做了阎公的帮凶。

送走媒婆,阎鹤祥拿出龟甲铜钱,又掐诀念咒,料定桃花女那日出门之时必与日游神相撞,此为一劫;路上又与金神七犯冲,此为第二劫;如此凶神恶煞,桃花女必定板僵身死,若是命大,那自己再补上一刀,她定是魂飞魄散!

郭府收到消息后,郭麒麟气愤不已,以为这阎公是爱好占卜之人,还想与之切磋一番,没想到心肠如此歹毒,竟要治他于死地!他定了定心神,沉吟片刻,让父亲准备花冠与筛子,又命人找来罗彪,交与他净席两条。

万事俱备,二人只等大喜之日到来。

当天一早出门之时,父亲将花冠替他戴在红盖头外,叹了口气:“儿啊,为父糊涂害了你。”他摇摇头:“我命中必有此劫,无论如何都躲不过,若能借此除去这蛇蝎小人,也算好事一桩。”父亲仍旧叹气:“可是你这身子……”他在盖头下白了脸:“……您放心,他近不了我身。”

准备妥当后,郭老爷喊来罗彪,让他拿上筛子走在前头,用千只眼驱辟日游神,自己则背着麒麟跟在后面,安全送上花轿后,便洒泪离开。坐在轿内,麒麟又将手帕遮住脸,命轿夫倒退三步再前进,以免冲撞金神七杀。

阎鹤祥手下传来讯息,说这桃花女毫发无损地上了轿正往府上来,他一拍桌案:“她怎得安然无恙!”手下将桃花女的破解之法一一说与他听,千眼筛篦驱日神,天帝花冠震金神,掩面退步避太岁。他点点头:“好个桃花女,当真厉害,不过也就如此能耐。等喜轿到了门口,你请她等一等,听我命令再请她下车。”

在轿上等候三刻,阎府的人才请她下车,麒麟留了个心眼,嘴中念念有词,知他要自己蹬黑道立马毙命,便命罗彪将净席铺好,走一张则向前倒一张,走到门口又命他取来马鞍搭在门槛,跨过去进了阎府。

阎鹤祥在暗处观察着,气得牙痒痒,两条净席黑道换黄道,马鞍伏在门限上安抚马星,顺顺利利进了府内。他并未在屋内设下什么机关陷阱,实在不吉利,命人安置好桃花女后,自己去了门口招呼客人。

坐在喜房内,麒麟掀开盖头观察着这间屋子,想着如何请神接仙安然度过新婚之夜,可是一掐指发现坏了,他似乎被隔绝起来,看无人把手,想偷偷开门,可一碰到门框,就犹如触电一般,这,伏虎阵?!他又在屋内仔细查看,出了一身冷汗,伏虎阵,捆龙索,阎公竟做到这般地步,今日他必定有去无回!

心情不顺,阎鹤祥在宴席上难免多喝了几杯,最后是由罗彪搀扶着去了婚房,想着自己的伏虎阵捆龙索又高兴不少,大力推开房门跌跌撞撞走了进去,罗彪无能为力,替他关上了门。

阎鹤祥站在床边,看着自己夫人:“桃花女啊桃花女,你可曾料到如此下场?”郭麒麟在盖头下咬唇不说话,想着待会改如何是好。阎鹤祥取下他头顶花冠,摘下一朵桃花闻了闻,沁人心脾,酒意也解了不少,又用秤杆掀开盖头,毫无意外盖头底下的是郭府大少爷郭麒麟而不是什么桃花女。

“谁能想到桃花女就是郭府的大少爷郭麒麟呢,谁又能想到这大少爷是个双儿呢?”

郭麒麟听了脸色煞白,他都知道!



TBC


双性不写肉,天打五雷轰(。

评论(11)
热度(71)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