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AU】大太太,司令跟说相声的跑啦!

一个沙雕段子



阎司令家有这么七十三租客,不是不是,是七十三房姨太太,一个比一个年轻貌美。


大太太不高兴了,她不高兴就爱听相声,听听也就消气了,说不定啊还要带上哪房看得顺眼的一起去。


新来的七十三姨太太性格泼辣,大太太顶看不上她,可大太太的女儿顶喜欢她。


七十三也喜欢听相声,带着大闺女穿上男子衣物,坐在大堂里听,坐一下午嗑一桌瓜子。


司令说闺女,你这门牙缝越来越宽啦。


闺女不高兴了,甩亲爹脸子,亲爹还不敢跟她瞪眼,他怕大太太也跟他甩脸子。


一甩脸子,大太太是要翻旧账的,姓阎的,你怎么发家的忘啦,怎么当上司令的忘啦,没有我娘家你行吗?


是是是,对对对,我不行,不对,我可行了!


就差给大太太跪下了。


阎司令不开心了往相声园子里跑,坐在二楼侧包,不为让台上的人注意自己,就为显摆自个儿有钱。


这么一打眼,瞧见了大堂里坐的两人,诶哟,这不我姨太太和闺女吗,要了亲命了。


急吼吼带着兵把园子里的人都散了,他又苦口婆心教育起闺女,咱不能这样,你说你姑娘家的抛头露面像什么样子,还坐在下头,要万一碰上流氓怎么办。


七十三吐掉瓜子皮,翻个白眼,这园子里就你一个流氓。


阎司令第一百八十五次后悔没有听七十三爹妈的话。


台上的人噗嗤一乐,那俩说相声的躲桌肚里看笑话呢!


得,估摸着得单有那么个包袱是自己的了。


阎司令带着闺女七十三回家,后台还押着刚乐的那小子,窦天宝。


扔到小黑屋跪着,司令拎着马鞭问,刚台上笑什么,我可乐吗?


窦天宝虽是害怕,脸上还笑嘻嘻,大帅,我是为你高兴啊,您姑娘您姨太太都是有见识的人,不像我,就是个臭说相声的。


谁夸他闺女他就喜欢谁,不让窦天宝跪着了。


刚我没听高兴,你再说一段吧,说好了有赏。


窦天宝给他来了段单口,司令是听不出来好坏的,只要能逗乐了他都觉着好,赏了几块银元给留家里了,省得闺女出去听。


家里七十三房姨太太都不出门了,专去找窦天宝玩,送他好些个首饰。


大太太说姓阎的,怎么的,七十四房啊。


阎司令拎着自个儿耳朵跪在那,夫人我错了。


大太太突然娇羞,那就把天宝安排在我卧房旁边吧。


我呸!


心里说的,嘴上当然是是是,都听夫人的。


大太太的卧房那就是司令的卧房,大太太的旁边那就是司令的旁边。


司令不去找姨太太了,天天守着大太太,生怕哪天早上醒来就是管家的“老爷不好啦,大太太跟天宝跑啦”!


他这个司令要不要面子!


每天严防死守,窦天宝说不了相声,只能坐花花草草里看书,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大太太姨太太们变着法地绕过司令找他,什么风筝落花园了,簪子飞出去了,诶天宝帮忙找找吧!


找屁!簪子长翅膀啊!好家伙,差点没砸着我!


司令锁了花园的门,气冲冲去找窦天宝说理,天宝抬头看他,司令,有事找我?


嘿,你别说,长得倒是人五人六的。


司令咂咂嘴,你再给我说一段吧。


这一段说了好几日,太太们找不到窦天宝,也找不着阎司令,大太太喊来管家,老爷呢?


管家眼观鼻鼻观心,花园听相声呢。


呵,好你个姓阎的!我就说憋着养七十四房呢!


七十三高兴,我有个妹妹了。


大太太撸起袖子拿上马鞭就奔着花园去了,一脚踹开了门锁,阎鹤祥你个狗东西!哪呢!


没人答应,七十四个人闹哄哄挤进去找人,真找的只有大太太,其他女人们都在草丛里找自个儿扔进去的簪子。


窦天宝坐在墙头,司令,跟我走吧,您听大太太这声,活不了的。


阎司令放不下这偌大家业和刚娶进门的七十三,绕圈把地上的花草都踏平。


窦天宝看见大太太奔这来了,急得直招手,司令走吧!我带你去蒙古!划船去!给你在蒙古说一辈子相声!


阎司令看着他,一跺脚,翻身上了墙头,我就信了你这破嘴!还划船,死路上!


大太太带着管家赶来时,就看见二人跳下墙的背影,傻了。


管家张张嘴,喊道,大太太,老爷跟说相声的跑啦!



END




评论(18)
热度(171)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