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这个下半年事儿比较多,毕业论文,旅行,找工作,可能更新就随缘了,随手码点小段子



单方面的无理取闹没有意思,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但你不知道这团棉花里有没有藏着针,继续用力会不会反伤自己。

就像此刻,他站在孔雀架旁看着男人坐在灌木中盯着他,像恶狼像鹰隼,更像臭名昭著的鬣狗,不顾一切把他从父亲那抢走,关在金丝笼,日常投喂些食物,吹吹口哨让自己唱首曲子逗乐。

摄影师指导着动作表情,他不曾变化,就这么看着那个男人,带点挑衅。摄影师也不敢再做要求,瞟了一眼男人放心按下快门。

两人合拍时,男人把自己拉到腿上摁住,一颗一颗解开扣子。摄影师不知如何是好,男人说继续拍,敢停就拖去喂狗,快门声又响了起来。

他知道男人在惩罚自己,他问男人是不是生气了,男人不答,继续解着扣子,顺道在他胸前留下点牙印。

很疼,男人生气了。

他洋洋自得,又觉着悲哀,通过激怒男人获得无意义的成就感与现实感,生活于他是死水微澜,每日变换的只有调门高低。

摄影师无声息地离开了,花园里只有他们两人,男人不是真的想要在这得到什么,他自己也兴致缺缺。

孔雀抖抖身子展现华丽尾羽,可惜无人欣赏,也没有第二只孔雀与它斗艳。

阎鹤祥,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他有枪有子弹,随意进出男人的房间而不用搜身,甚至当下那把枪就别在腰后。

男人抽出枪上膛,又还给他,摆明了他不敢。

可是他敢把枪指向自己。

枪筒吞入口中,摆动腰肢,嘴里发出些意味不明的声音和啧啧水声。

男人握住他的手握住枪,郭麒麟,我敢开枪。

他吐出枪,枪口与舌尖连出一道银丝。

另一手按在男人胯下,可是我想要这把枪上膛发射。

评论(10)
热度(94)
  1. DFJshgn阎苏鸡块 转载了此图片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