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台上没准话。

这是父亲教给他的,也是他经常跟观众说的。

说得多了,自己就恍惚了,有准话吗,应该只有开头那几句自我介绍,就像天气预报只有地名是准的。

这是我的好哥哥,我们关系好啊。

阎鹤祥回得最多的,就是赚着您家钱呢。

这也是准话,是吧,可不就赚着我家钱呢。

身高体壮吃得多,还要怼他全家,吃亏啊。

郭麒麟问他有准话吗,阎鹤祥说哪方面,他说各个方面,阎鹤祥说有,你叫郭麒麟,我叫阎鹤祥,这是准话,我们哥俩好,这也是准话,你父亲矮,这也是……

没说完就被他踹了一脚,郭麒麟晃着脑袋撒气,让你说这个了,这世界标准男子身高。台下的阎鹤祥对这个包袱已经免疫,条件反射地跟了一句就解宽心吧。

两人面对面坐着,小眼瞪小眼,瞪到发酸也不放过对方。阎鹤祥败下阵来说少爷您到底想问什么,郭麒麟张张嘴,突然想到一年前的巡演,他说我跟崽儿一被窝,你生气吗。

阎鹤祥显然已经忘了当时随口一说的话,茫然许久,问为什么要生气。

郭麒麟也觉得自己太委婉,可是他不信他哥有这么迟钝,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自己都泄气,弯了腰,额头磕在阎鹤祥膝盖上,我的哥哥嗳…

几月之后,阎鹤祥才懂了少爷要的准话是什么。

那会他说着闲白,提到郭麒麟,口误说成两人一床,看着台下观众的反应,他想起郭麒麟问的那个问题,生气吗,不确定,不清楚,不知道,他自己也说不准。

回了后台却看见本该在片场的郭麒麟,正跟杨九郎聊天,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惫。他换好衣服走过去问回玫瑰园还是自个儿租的那屋,少爷揉揉眼说回自个儿那,明天还要拍新的宣传照。

到家后郭麒麟直奔卧房,他在后头跟着收视随地散落的衣物,一件一件分门别类规整好,家里有定期打扫很干净,冰箱里备着新鲜食材和现成饭菜,他挑几样做了碗面。

喊少爷起床时太阳开始落下,暖色光芒透过窗户洒在床被上,伸在外头的一截小腿,张着嘴的柔和侧脸,阎鹤祥困意上头,纠结一会决定跟着少爷躺几分钟。

一躺就躺到了天黑,郭麒麟醒来时发觉自己被阎鹤祥面对面搂在怀里,他哥正用手机看着书。喉咙干得难受,他咽了口唾沫,张口时仍然沙哑,几点了。阎鹤祥似乎知道他醒了,声音毫无意外之情,说快8点了,吃饭吧。

说罢要起身,郭麒麟揪着他领口布料不让他动,也不准他看自己,哥,我就问一句,你…

阎鹤祥截住他,说我生气了,我今天下午看着你睡在那就想如果旁边是陶阳,是张云雷,是其他任何一个男孩或者女孩,我觉着不舒服,我想那半边床该是我的,搂着你睡觉的也应该是我。

来之不易的答案让郭麒麟红了眼眶,他嘴唇微颤,笑着说哥,台上还是有准话的不是。



//

之前就想写的梗,越写越觉得自己矫情

评论(10)
热度(102)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