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哎呀小嫂子那么可怜,小叔不英雄救嫂吗!ψ(`∇´)ψ

花鸟市场老中医:

小嫂子预警!!!












阎鹤祥迷迷糊糊地醒来,喉咙里焦渴得厉害,房中无水,贴身的小厮又不应人,只好自己出来寻口喝的。左拐右拐来到一处未曾见过的别院中,那房门紧闭,只有一扇窗留了条缝儿透出些光亮来,阎鹤祥想去叫门又怕这是哪位小嫂的住处,转身想走又觉干渴难忍,安慰道既然房中人尚未歇息,那讨口水喝也不算逾越,私心想着若是白天见过的那位新嫂该是最好不过。他回过身没去敲门反是鬼使神差地走到窗根,顺着窗缝看进去,阎鹤祥心下一惊,有个声音告诉他应该立刻转头离开,可脚下却仿佛生了根长在了这里。




只见房中那檀木牙床上跪着一人正侧背着他,身上半披着件杏粉的袍子,要掉不掉地挂在一边带着牙印儿的肩头,双手背在身后被一红绳缚住白生生的腕子,袍子下面露出两条玉琢的小腿,仔细看去尚有未消退的红痕交错遍布。阎鹤祥虽未看见正脸,但他确定这就是那位新嫂,这背影和他白日里跪在厅里的样子一模一样。床边似是还站着一人,看不见形貌,只见得墙上那影子斑驳,郭麒麟对着那边床边的方向嘴里呢喃着恳求什么,眼睛红红的像盛着春水,一滴泪珠挂在下巴颏上坠着,可这幅样子像是极为恼怒了那人一般,影子剧烈地摇晃了几下挥起了鞭子,床上人下意识向里缩去,啪的一声脆响,背上的衣服立刻裂了个沾着血的口子,那人还嫌不够地低声咒骂着什么。郭麒麟垂着眼帘小心转向窗边,脸色在灯光的映衬下透着虚弱的苍白,嘴角破了皮糊着块儿血,他抬起头用口型说了两个字,目光直对上阎鹤祥的眼睛。


 


救我


 


泪珠掉了下来,砸在了床沿儿上。



评论(4)
热度(33)
  1. 阎苏鸡块花鸟市场老中医 转载了此文字
    哎呀小嫂子那么可怜,小叔不英雄救嫂吗!ψ(`∇´)ψ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