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AU】好歹 6

- 老阎第一人称/郭麒麟未成年




6

多年后做了逃犯的人是我。


而此刻我们一无所知,沉浸在爱情肥皂泡里。林林带着脖子的红印大喇喇在磊子面前走来走去,一趟两趟三趟,磊子受不了他傻逼似的炫耀,掏出手机说再来一趟他就报警,别嘚瑟。


我在旁边听得冷汗都下来了,他还得了吧搜让他去报警,谁不报警谁孙子。我一个箭步过去训斥他小孩子瞎说什么呢,他捂住嘴笑着看我,我知道又中计了,气不过,隔着手背亲他一下。他愣了,撒开手嚷嚷让我重新亲一回,我撇撇嘴,让他耍我,哪那么容易。


那天去爬雪山,他一直嚷嚷让我亲他,我说你到雪山上去嚷,嚷到雪崩我就亲他。他安静下来,在车上像武术大侠闭眼运气,我在旁边笑,笑了还得记着让他喝点藏红花口服液,免得没上去就高原反应。


雪山很美,可惜我没有相机,没钱买,钱都用来投资乐队了,举着手机咔咔拍照,取景时看见屏幕里的林林,他穿着一件宽大的红色外套,山下租的,均码,下巴缩在领口,本来就小的脸更小了,风带着雪花吹乱他刘海,他正侧头看磊子跟九郎瞎闹。


我按下快门,其实拍出来是跑焦的,但是我用这张照片做了很久的壁纸。


快门声引起他注意,他扭头看我,突然眼神一亮,似乎想起在山下我与他的约定,气沉丹田正要喊个天崩地裂,我走过去吻了他。他的嘴唇很软很弹,比我吃过任何果冻的口感都好,也没有香精味,是天然的属于林林的味道。他挣脱怀抱,一溜烟跑远,我站着咂咂嘴,后悔在山下只亲他手背。


旅程很快结束,我正遗憾要与他分开,没想到他竟问老板暑假能不能在我家住着,老板知道我是知名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欣然答应,还嘱咐他多向我学习,我叹口气,学什么啊,别把我榨干就成。


回北京后我就接着他去了我那,一人住的屋子不大,只是对于两个人来说有些拥挤。我知道他是住惯大房子的人,怕他别扭,尽量收拾出些空间来,可再怎么收拾总面积就这么大,杯水车薪。林林倒不见外,拿上根冰棍开了空调就躺我床上去了,我进来想提醒他别吃到床上,没想到进去就没能出来。


我俩平躺在床上装咸鱼,我跟他说要不还是住自个儿家吧,我这几个肾都不够用,他往我肚子上拍,肉登愣登愣一荡把他逗笑了,拍得更起劲,我抓住他手腕说别闹,有损我男人尊严,他费劲巴拉挣脱了又费劲巴拉抱住我说住我这挺好的,不想回家,我说太挤了,委屈他,林林摇摇头说挤点挺好的,咱俩距离就小一点。我心头一热,但又忍不住拿话臊他,刚都负距离接触了还不行啊,他又打我肚子,骂我不要脸。


要脸还能在这会要了他,我小声嘀咕,他起身瞪我,我赶忙翻身下床跑去厨房去做晚饭,他套上我的跨栏背心,趿拉着鞋跟在我后头也去了厨房,我也懒得正经做饭,把我妈留的饺子给煮了。他打着哈欠跟树袋熊似的趴我背上,我耸耸肩说热,让他去冰箱拿瓶汽水回屋里待着,他不要,非挤着,皮肤擦着擦着擦出汗来,腻得我难受,关了火把他怼在角落里去拽他裤衩,他一边叫唤一边撩我衣服,还抽空惦记锅里的饺子,我揽着腰把他往我身上带,待会吃面片汤吧!


一锅饺子,面皮我吃,肉馅他吃,我说明明是我费力气,凭什么吃面皮,他翻翻白眼,说自己还小,是需要浇灌的祖国花朵,以前我肯定不会往那不健康的地方想,我肯定就给他再拿一瓶北冰洋说拿这个灌吧。现在我呼噜呼噜吃完,让他也快着点,他嘴里正嚼着肉馅,用眼神示意我解释解释,我歪嘴一笑,去床上浇灌花朵啊!


那碗肉馅汤差点摔我脸上。



TBC

评论(9)
热度(75)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