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一个段子(。

郭麒麟顶着一头蓬松的爆炸头滋到阎鹤祥眼皮底下说好看吗,是不是特酷。阎鹤祥琢磨半天,还是没忍住上手摸两下,最后下了定论,搓肥皂沫肯定好使。小孩飞起一脚踢他屁股,会说话吗,不会就给我闭上!他说闭不上,得亲一下才成。
他原来是个挺,怎么说,对着对象还挺规矩一人,可是碰上郭麒麟后,他就想着耍流氓了,不择手段要从他的小朋友那里讨点甜头,比如说今天鼓点准了,明天给他买了冰棍了,反正大事小事都要有个赏。郭麒麟嘟囔,哥你原来不这样的,阎鹤祥说哎你喊我哥真好听,来来来,让我亲一口。
小孩顶着那小爆炸头,穿着不知道哪淘换来的旧衣服,大号外套敞开还得掉半拉肩膀,在场子里一等一的勾人,他咬牙切齿威胁说明儿就把你头发拉直,把这些狗屁衣服扔了。小孩大手一挥,说哥你别急,我有办法。隔两天,他那件大外套里套了件十块钱的文化T,印两行字,“此人已被阎鹤祥包养”,张云雷第一次看时,一口酒喷出去,说成,你们就显摆吧,俩臭不要脸的。小孩颠儿颠儿地特得意说哥,我赶明儿给你也弄一件,“此人为郭麒麟家养鼓手”怎么样。阎鹤祥头点得跟捣蒜似的,别赶明儿了,咱今儿下午就找家店去。

评论(3)
热度(33)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