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AU】郭麒麟之死

 @本本 :大林快成年时候想玩机车,老阎说你省省吧,过了两年发现这个小孩已经不去做冒险的事也怠于培养爱好了。

 @上五樓揾迅妹 :想看养成!老阎把大林养大那种!

两位姑娘的点梗,我就揉在一起写了,有xue微的改动

名字就是个噱头,无角色死亡,OOC




「早安」


提到郭麒麟,周围邻居都夸他是好小伙,平时待人接物落落大方,长得也是眉目清秀一表人才。可夸完了都忍不住叹一声可怜,打小没爹没娘,跟着自个儿哥哥长大,这个哥哥也不是亲哥哥,跟他一样是个孤儿,在德云市郊外捡着了郭麒麟。

旁人说得声泪俱下,他本人倒没有什么感觉,从未跟父母生活过,记忆中也没有他们,“父母”这个词对他来说是有些陌生的,同学、朋友口中所说的亲情也都由他的哥哥阎鹤祥补上了,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可怜,甚至觉得这个哥哥比有些父母好上不少,从未委屈过他,童年和青春期可谓是无忧无虑。

可最近他有了一件烦心事。

郭麒麟今年十六岁,阎鹤祥比他大十五岁,三十一了,事业有成而家业未立,邻居里那些退休大妈发挥自身余热,天天揣着手机上他家,里头存着各个适龄姑娘的照片,阎鹤祥面皮薄,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好答应抽空见面,原本周末留给郭麒麟的时间被压榨不少。

伐开心,要哥哥。

在阎鹤祥出门的那一刻,郭麒麟拽住他衣角给拽回来了。

“你又要去见谁?”

阎鹤祥无奈,捏着小孩的手:“麒麟,我答应好了的。”

小孩反手扣进他指缝:“那你还答应我去玩呢。”

郭麒麟有多倔,养大他的阎鹤祥再清楚不过,今儿要是不带着去玩,他就能跟着自己去相亲,再把一顿饭搅得一塌糊涂,说不定自己还得遭姑娘用水泼脸。

他叹口气,只好打电话给大妈和姑娘打电话道歉,在电话这头点头哈腰赔笑脸,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到。

自始至终也未松开牵着的手。

等腰快断了才挂电话,他擦擦汗说走吧少爷,为你我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郭麒麟哼了一声:“什么夫人,夫人有我重要?那你去呗,我不拦着。”

小祖宗生气了怎么办?能怎么办,自己宠的自己受着呗。

刚到春天,风一吹还有点凉,阎鹤祥扯下挂着的风衣给他裹好,拉链提到下巴颏的时候,小祖宗已经消气了,笑盈盈地看着他,他也跟着笑起来,捏捏脸颊说走吧。



-哇,真的好想要这样的哥哥

-明明是弟弟更可爱吧

-但你们不觉得两人已经超过兄弟之情了吗

-思想太龌龊了



郭麒麟对旁人的恶意猜测毫不知情,牵着他哥的手在游乐园里左看右看,什么刺激玩什么,风吹得阎鹤祥有些头痛,但看着小孩高兴,也就不当回事,好不容易带出来玩一趟,不得哄开心再带回去嘛。

这会不当回事,回去就生毛病了。

晚上阎鹤祥额头烫得能煎鸡蛋,郭麒麟笨手笨脚地煮姜汤,放了过多的水,效果只能说是聊胜于无。接过碗时阎鹤祥瞥见郭麒麟被烫红的手指,他想拉着郭麒麟去冲凉水,小孩把他摁住了,眼眶有些红:“别顾着我了,你发烧怎么不跟我说啊,这都要奔着40度去了。”

心疼之余又生气,说着把毛巾啪得摔在他头上。被摔疼了阎鹤祥还是笑,他说你对我最重要啊,小孩抿着嘴说不出话,抹了把眼泪跑去卫生间给自己冲指头。

哥从小就惯着他护着他,有什么都先紧着他,小时候条件不好,阎鹤祥肚子叫得震天响也得说饱,有人欺负哥俩,他趴上头护着他。

因为哥哥只有你啊。

说这话时阎鹤祥额头青紫,嘴角流血,可他还是笑。

郭麒麟都记着,他哥只有他,他也只有他哥,他们哥俩不能分开。



-真豁的出去啊。

-这么多年……就算养条狗都有感情。



「午安」


好哥儿们谈恋爱了。

放学后在走廊拐角拽着姑娘打啵被郭麒麟撞见,两人一下弹开,让他想起磁铁被摁在一起的同极。

谈恋爱?十七岁的郭麒麟有些朦胧感觉。

姑娘们的胳膊、胸脯、腰肢和大腿对他来说似乎没有那么吸引人,可是对打啵他很好奇。

打啵,打啵是什么感觉啊?

嗯……像可乐。

可乐?

对,或者所有碳酸饮料,咕嘟咕嘟冒泡,兴奋又刺激,第一次打啵我手都麻了。

郭麒麟骑着车若有所思,行进轨迹歪歪扭扭,朋友也歪歪扭扭靠过来:“想什么呢,暗恋谁啊?”

他歪着头,皱着眉:“就好奇。”

朋友笑得夸张:“不可能!快说,不然我踹你了!”

郭麒麟不说,被朋友一脚踹在前轮胎,翻车了,腿上蹭破了皮。

阎鹤祥已经习惯他与朋友的打闹,任命地拿出紫药水擦在伤口处。

“疼!”

腿被摁着逃不了,只好嚎得更大声,阎鹤祥自然知道他是装模作样,但还是吹了吹伤口,收拾好后问他:“怎么又被踹了?”

郭麒麟抱着腿,脸搁在膝盖上:“哥,你亲过姑娘吗?”

“怎么,有喜欢的人了?”

“你就回答我。”

那么一瞬间,他不想听到这个答案,可是又万分好奇,如果他亲过,那会是怎样的一个姑娘,应该很漂亮吧,但也许不那么漂亮。

“没有。”

“没有?”

郭麒麟是不相信的,三十好几的人没亲过姑娘谁信啊,阎鹤祥自然也是看出了他的怀疑,胡噜他脑袋说:“哥从十五岁开始就得赚钱养你,等有钱有闲了你个小兔崽子又开始闹脾气,我跟哪找女朋友?你反省一下。”

“反省什么反省,你自己说的我最重要。”

小孩把脸扭过去不看他,脸上是藏不住的笑容。



-胡说,我明明看过……

-嗨,不都是骗小孩子吗,别当真

-不过真的过了吧

-是啊,我也觉着



晚上小孩又赖在哥哥屋子里睡,他哥是个沾枕头就着的人,不知道郭麒麟背着他干什么。

白背心之外有一道道疤痕,阎鹤祥说是自己年轻时候讨生活留下的,有从摩托车上摔下来的,也有掉海里被碎片划出来的。

以前不懂事,看见别人骑摩托觉着特别酷,硬要他哥给他买一辆,买是买了,可每次练的时候他哥都一副紧张到昏厥的样子,要是摔了更要骂他一顿。

委屈啊,摔了还骂我,一瘪嘴就要哭。

阎鹤祥手忙脚乱给他抹金豆,小孩实在伤心,他只好说出其中缘由,撩起袖子指着一道伤疤说这就是自己从摩托摔下来留的,身上那些也是,差点没了命,医生也说我求生欲特别顽强,他们都快放弃希望了。

郭麒麟看他,阎鹤祥擦完眼泪擦灰尘,继续说道,昏迷之前我就想我还有个弟弟呢,我弟弟没了我活不下去啊,我怎么着都不能留我弟弟一个人。

小孩听了又开始掉金豆,他哥问怎么又哭啦,抱进怀里哄他,郭麒麟攥住他衣领,抽抽搭搭说我错了。

那辆摩托车被推入车库再不见天日。

掉海里那次郭麒麟也在。

德云市四面环海,天气晴朗时当地人便喜欢去海边走走,坐船出海钓个鱼。

阎鹤祥生日那天请了一天假,带着郭麒麟出海,其实是小孩想去,央了好久,找个由头带着去。

本是挑了个好天气,哪知突然下起大雨,海浪卷着两人,呛了好几口水昏了过去,再睁眼已是医院。

从此郭麒麟对水坐下病了。

阎鹤祥劝过,你看看这风平浪静的,试试呗,咱不能每次都碰上暴风雨是吧,小孩摇摇头,不敢冒险了,平常做事都得顾虑许久,这么多年筛下来,平常也只敢骑个自行车,爱好也就剩了听听相声听听书,安全。



「晚安」


高考完阎鹤祥带他出去玩,坐飞机去的,买了头等舱,郭麒麟第一次上飞机,跟小孩似的闹腾个没完,阎鹤祥只好拉着他手拴住他,郭麒麟被他哥一牵,脸腾得就红了,乖乖坐好,吃着空姐送来的水果零食。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坐得他难受,起身去了趟厕所,一位空姐盯着他看,替他打开了厕所门,快关上门时,一张纸条被送了进来。


“你是假的,生活是假的,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哥哥也是假的,抬头看看吧”


什么意思?假的,哪里有假的?

郭麒麟看着这张莫名其妙的纸条,难道我哥是我亲哥哥?不能够啊,长得一模不一样,想不出头绪,这张纸就被他扔进马桶冲走了。

从里头出来,那位空姐的眼神从期待到后来的失望,郭麒麟留了个心眼,往自个儿座位走时,正巧看见隔开座舱的帘被掀起,一打眼就瞧见了隔壁两个邻居,两人看见他后赶忙把自己的脸藏在杂志后。

“唉哥,我看着隔壁那俩邻居了?”

阎鹤祥探头往后看,奈何帘子拉上了:“这么巧,那下了飞机去打个招呼吧。”

“好。”



-会被发现吗?

-不能吧,都这么长时间了,肯定已经处理好了

-又是这个女人,啊,真是烦人,不是早就被踢走了吗,怎么混进来的

-安保太烂了



下飞机后,与那两位邻居打了招呼,他们还要继续转机,寒暄几句后就分开了,两人打车前往酒店,郭麒麟冲了个澡直接睡觉去了。

阎鹤祥确定他睡着后,跑去厕所打电话。

“怎么回事?她怎么上来的?”

“你不知道?你跟我说你不知道?”

“你跟我查清楚,不然你也给我滚蛋!”

“还有,明天给我都换新面孔!”

安排完后,阎鹤祥想想早上的情景还有些后怕,要是那个女人再多说几句,说不定就露馅了。

回到客房,看见郭麒麟熟睡的模样,心里不忍,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感情做不了假,可是钱也马虎不得,他捏捏小孩的手,叹了口气。

希望你永远不知道真相。


郭麒麟没睡。

心跳得激烈,手被阎鹤祥捏过的地方发麻发凉,难道这些都是被安排好的?那张字条就是想提醒自己这个?

听到旁边传来的鼾声后,他爬起来出门了。



-发现了吧?

-应该是,这个节目越来越好玩了,看了十几年了,就盼着这个呢



「郭麒麟之死」


郭麒麟不见了!

阎鹤祥被工作人员喊醒,一醒来就被这消息砸懵了。

“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不喊我啊!”

“还有!找人的时候动静给我小点!”

他套上衣服往外走,此时天还黑着,所有工作人员打着手电找郭麒麟,电视外的观众翘首以盼,找到或是找不到对他们来说都是不错的谈资,节目的收视率一路飙升。

酒店周围有一座山,阎鹤祥在上山路口处看见一个挂件,是他送给郭麒麟的生日礼物。

他犹豫片刻,举起对讲机:“所有摄像关闭,所有人不许上山。”

“什么?”

“摄像关闭!”

“可是,这还在直播……”

“他妈的关上!后果我来承担!”

确定关闭后,阎鹤祥把对讲机扔给助理,一人上山,最后是在距离山顶不远的山洞里找到的,缩在最深处,一双眼睛充满警惕性。

“郭麒麟……”

“别过来!”

“我……咱们先下去好吗?”

“滚!骗子!”

郭麒麟突然冲过来,撞开他后向山上跑去,阎鹤祥赶忙跟上,山顶可没有第二条路下山,只有悬崖峭壁。

“郭麒麟,林林,后面就是海,回来吧。”

“你跟我说!那次出海是不是也是故意安排的!”

郭麒麟一步一步向边缘走去。

“……是!都是,所有的都是我安排的!”

郭麒麟崩溃了,哭着说:“我那么喜欢你,你说什么我都信,你为什么骗我?”

“郭麒麟……”

“我……我不止把你当哥哥啊,你为什么骗我?”

阎鹤祥终于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林林,我错了,跟我回去吧。”

郭麒麟摇摇头:“晚了。”

转身跃入他最害怕的海水之中。

“郭麒麟!!!”



「尾声」


节目停播后,阎鹤祥引咎辞职,辗转多地才得到郭麒麟的一点消息,在一家咖啡厅做服务员,对外称自己是窦天宝,与那个跳崖身亡的大明星郭麒麟只是长相相似。

阎鹤祥站在门口抽烟,看着里头忙忙碌碌的郭麒麟,一头红毛的服务员盯他许久了,觉着他这样站下去影响生意,便走过去问他:“哎先生,您等谁呢?”

郭麒麟注意到了他们这边,阎鹤祥扔掉烟头摆摆手说不等谁,走了。

“站住!”

郭麒麟喊住他。

红毛问:“天宝你朋友啊?”

郭麒麟走过来,把红毛赶进去,又把他往旁边拽了拽。

“来找我做什么?”

“就……挺想你的,来看看。”

“看完了就走吧。”

“哎林林。”

阎鹤祥拉住他的手。

“你到底想干嘛!”

“我……我真挺想你的。”

郭麒麟说你早干嘛了,从小骗我,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

说着说着又哭了,遇到他哥他的金豆就像不值钱似的,可阎鹤祥得接着,用指腹轻柔地擦掉。

“因为我喜欢你啊,我不想让你离开我,你怕水你就不会离开德云市,你不骑摩托没什么爱好你就不会认识别的人,是我错了,我不该拴着你的,我错了。”

郭麒麟抬头看他:“真的?不骗我了?”

阎鹤祥捧着他脸:“不骗你了,我也不拴着你了,我们好好的,跟以前一样。”

“那你让我考虑考虑。”

“还有一件事。”

“什么?”

“我辞职了。”

“为什么?”

阎鹤祥苦笑一下:“没了你,德云市我也待不下去,就……辞了职来找你了。”

郭麒麟擦擦眼泪说:“你等我问问。”

拽着他就往店里走。

“张老板,我们缺外卖的吗!”



-哟,这节目又重启了?真行啊



END



哇写了两天终于搞定(。

题目是从《刘汉臣之死》来的,内容就是个楚门AU,但郭麒麟还是没逃离那个世界,阎鹤祥就是大!渣!男!阎鹤祥(。

最开始的脑洞不是这个,本来是想写年少成名的演员郭麒麟不堪粉丝与公众对其生活的困扰以及对自己演戏真正意义的怀疑,在金主(不是)阎鹤祥的协助下,拍摄了一部名为《郭麒麟之死》的纪录片电影,电影最后郭麒麟跳崖身亡,现实生活中的郭麒麟退出娱乐圈,过上了被包养的生活(没有



评论(12)
热度(76)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