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下了场没找着郭麒麟,他想大概是去上厕所或者被人拉去采访,自己回后台把收到的礼物归拢归拢,喊了俩人帮忙给抬车上去。

收拾的时候看见一个毛绒玩具,做工精细但长得有点奇怪,狮子不像狮子,鹿不像鹿,他不记得在台上看到过它,可台上这么多东西不能每样都记着,他仔细想了,耸肩放弃,从蛇皮袋里抽出来扔副驾驶。

眼瞅着剧场都关门了郭麒麟也没出来,他掏手机问别人见没见着,屏幕上跳出一溜的没见着,他急了,把少班主看丢了,该当何罪?

杀头的大罪啊!

后脖子一凉,他下车去找保安,刚喊了声“师傅”微信又叮一声,陶阳说大林留字条先回去了,让阎鹤祥也早点回。他叹气,这祖宗也不跟自己说,都等到两点,冲保安挥挥手表示没事了,钻进车里点火离开。

上楼回家也就带了那个两不像,喝水的时候拿着看,看见标签写着“麒麟玩具”,难不成是只麒麟神兽?灯光下仔细一看倒是有点像。

发短信给自己那只神兽没回信,匆匆洗漱就把那玩具抱怀里睡觉了,虽说是个假的吧,但也比独守空闺好啊。

北京这是说入春就入春,越睡越热,越睡越热,踢翻被子他都没舍得把怀里的麒麟扔了。他受得了别的受不了,指甲盖一掐一拧把阎鹤祥活活疼醒。

怎么着啊,郭麒麟我玩具呢?

哎不是,郭麒麟?

少班主戳他,玩具个头,要我要玩具,大晚上嚎啥啊。

哎你去哪了,结束了不见你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特么一直跟着呢,你这手劲,给我扔够呛,刚还掐着我脖子算怎么回事,你这是袭击少班主你知道吗,哎哎哎!

阎鹤祥堵住他嘴,睡吧少爷,天都要亮了,要不然您还是变回玩具吧。

我可去你的吧!

评论
热度(20)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