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 / 阎all
此人一生都在与冷cp作斗争

【祥林】春天的熊

四季系列(胡诌的

AU | 学生和工作狗

点梗的两位等一等哈_(:з」∠)_



0

“你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玩了整整一天。”

                                                                                                     ——《挪威的森林》


1

公司搬去新城区,每日来去很不方便,阎鹤祥只好在附近另寻住处。

寻觅多日才找到一处合适的,可他心里捉摸不定,怎么呢,按理说这新小区新房子的,屋内设施本就不错,再者这小区外又有公交站又有地铁站的,就算贵些也应该是紧俏货。

可房东说来看房的挺多,可愿意租的没几个。

房东看着不到二十岁,虽仍是一副小孩模样,说话做事却意外老道,给他把缺点优点都讲了一遍,提到房租还说好商量,他就嫌这屋子空,多住点人热闹些。

两人正商量价格,一人开门进来了,看着他就问,郭麒麟?又有人来看房啊,我看你就算了吧,咱俩人住着不挺好。

郭麒麟,也就是房东,朝他摆摆手,你别给我添乱,这都快谈下来了。

阎鹤祥心想这得住三个人,难怪愿意租的人是少了。郭麒麟看他犹豫了,赶忙解释说他是我朋友杨九郎,平常我俩都不怎么住,也就节假日回来待几天,您要不就住了呗,房租我再给你降点。

这别是个凶宅吧,平常就我一人住,房租还这么低,好家伙,大晚上的要是闹鬼受得了受不了。

不过他也不迷信那些神神叨叨,想了一会就答应下午跟郭麒麟去中介那签上合同,再怎么闹鬼也比公司提供的宿舍好。


2

平常也确实如郭麒麟所说,只有阎鹤祥一个人,只要能保证房屋安全,随他怎么造,跟他说一声,拆家具换家具也行,把墙砸了都成。

阎鹤祥起初还想这人是不是有钱烧得慌啊,那天下去签合同看这小孩开辆一两百万的大奔,他确定这人就是有钱烧得慌。

主人让他造,他也不会去动,压根儿不是那种人,相反还老觉得自个儿占了人家便宜,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那两人的卧室也定时给打扫一遍,有趟郭麒麟回家吓一跳,说比原来还没人气,谁家屋子跟天天消毒杀菌似的,哥你随意来。阎鹤祥说那多不好意思啊,郭麒麟摆摆手,别不好意思,你要真不好意思,周末给我哥俩做顿饭就成。

从此阎鹤祥就成了田螺姑娘,平时给收拾屋子,周末还给做饭。

杨九郎塞块肉进嘴里说,就是长得磕碜点。

阎鹤祥默念不生气,不生气,搛起另一块肉彻底堵住他的嘴。

在饭桌上,他才对这两人有了点了解。

郭麒麟还是学生,学校就在附近的大学城,平常住宿舍,杨九郎工作了,跟女朋友住,这宅子相当于两个人放风的小据点。

阎鹤祥嘬着筷子说,那我算啥,你们养在外头的姨太太?

杨九郎差点就给他跪下了,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您看咱们仨体格谁像姨太太?

阎鹤祥眼神就飘郭麒麟那去了。

小孩一捂脸,你们别这样,女同学都不愿跟我一块儿了。


3

除了充当田螺姑娘,偶尔也客串一下滴滴代驾。

整一地主家劳工。

喝酒误事,不清醒的时候嘴就没个把门儿,自个儿坏自个儿的事。

阎鹤祥去接哥俩,杨九郎倒是喝醉就挺尸,服务生搭把手也就给扛后座上了,郭麒麟不老实,举个手这飘一下那颠一下,高兴了就把自己给挂阎鹤祥身上了。

后头女同学的目光唰唰射过来,劳工的白毛汗都给盯出来了,扭头给解释说自己是郭麒麟朋友,清清白白的关系。

姑娘们的眼神刚缓和一点,这小祖宗就拧着他脸说谁——跟你朋友,手指指着他跟姑娘们说都看好了啊,看好了,这个、这个人,这我家姨太太,都记着啊。

他一把捂住小祖宗的嘴给扔进副驾驶,点头哈腰冲那帮姑娘们说喝醉了喝醉了,您们别听他胡说啊,天色不早各位早点回家啊,回见回见。

一脚油门飙上一百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转天两人酒醒了,郭麒麟看着微信就炸了,跑过来给他弄醒了就问,怎么回事啊,这姑娘跟我吹啦,说我私生活混乱,哥你跟她说什么了啊!

阎鹤祥刚想喊冤枉,另一个醉酒的打他门口过去,撂下一句话,你跟姑娘们说,让她们记着阎鹤祥是你姨太太。

小祖宗傻了,嘴里念叨,完了完了完了,真完了,这姑娘我追俩学期了,完了完了完了。

追俩学期都追不到,郭麒麟你丢不丢脸。

丢不丢脸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不清白了!你说怎么办吧!

阎鹤祥想我哪知道去,你喊的姨太太,又不是我喊的。

那个醉酒的嘘嘘完又打他门口过去,又撂下一句话,将错就错呗。

杨九郎!没醒酒就继续睡去!

小祖宗还念着呢,我下半生都完了,完了!都怪你们!我错了,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跟你签合同,错了错了,一开始就错了。

阎鹤祥满脑子的完了完了完了错了错了错了,脑仁疼,一张口也说错话了,哥哥看上你也挺久了,要不就凑合过吧!

门口传来杨九郎摔地上的声音。


4

有些念头不能有,有了你就得一直想。

就比如说凑合过。

阎鹤祥是越看这个小祖宗越可爱,哪哪都可爱,早上起床支棱的呆毛可爱,吃早饭吃的满嘴都是也可爱,喝醉酒那更可爱了。

鞍前马后服侍得那叫一个妥帖,事必躬亲,面面俱到。

郭麒麟叫姨太太叫得更顺嘴了,随姑娘们说去吧,唉,也是没享受过我哥的服务,吃亏的是她们。

杨九郎在某个周日决定永久性与女友同居,这个小据点他放弃了。

辣眼,太他妈辣眼了。

郭麒麟不吃羊肉,一个冬天他就没吃到过一道跟羊肉有关的菜,外卖撸串也没有羊肉串,他说我跟你俩分开点成吗,阎鹤祥说窜味。

窜你个姥姥。

你家祖宗是怀孕了还是怎么的,一闻着就得吐?

杨九郎呕血一斤,下最后通牒,要么你俩收着点,要么我搬出去。

郭麒麟叹气,抠着指甲说反正你也住不了几天,要不……就你搬出去呗。

杨九郎西子捧心,呕出两斤血,郭麒麟!今日!我同你恩断义绝!

别别别,我错了,哥我错了,您住着。

阎鹤祥脑子里又开始循环完了完了完了错了错了错了,一张口又说错话,是啊九郎,你住着呗,我跟大林小点声。

你们要干吗呀还小点声!

那两人红着脸,谁知道干嘛呀。


5

为了补偿杨九郎呕出来的三斤血,阎鹤祥决定乘着春光正好,带他去游乐园。

杨九郎差点在小据点失血而亡,补偿谁啊谁啊,真是操了,这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带他去是补偿他,可歇着吧二位,要谈恋爱别拿我当借口。

再说了谁还没个对象啊,一通电话喊上女朋友,在门口就与那俩臭不要脸的分道扬镳。

阎鹤祥跟养生中老年似的挎一保温水壶跟在郭麒麟后面,没跟人多的去凑热闹,就只好去了旁边的动物园看动物,看了半天熊猫啃竹子,又研究大象是不是瘦了,转转小半天过去了。

坐在长凳上,一人一杯喝着水。

阎鹤祥清清嗓子,刚说了个名字,眼睛就瞥到对过那个玩具摊,哪都能见到的打靶骗钱。

郭麒麟,要玩具吗?

啊?

那个。

他手一指,郭麒麟看过去,你多大了……要。

阎鹤祥端着枪,郭麒麟已经做好了一枪不中的准备,哪知道砰砰砰全中,老板也是纳闷,抱了最大的那个棕熊玩具给他们。

其实本人也纳闷,阎鹤祥怕热着小祖宗自个儿抱着玩具,抱一路琢磨一路,哪位福星降临,这是要祝他抱得美人归啊。

两人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忘了提这毛绒玩具,等出了园区到停车场,郭麒麟觉着不能不说了。

杨九郎也正好来了,正要打招呼被女朋友一把拉住躲旁边看戏。

这玩具……

啊怎么了?

阎鹤祥抱起来看,挺好的啊,没脏没啥的。

郭麒麟小小声,不是,你不是说……要送我嘛。

啊是。

阎鹤祥挠挠头,我这不是怕你热嘛。

杨九郎在后头探头探脑,这两人干嘛呢,这是给玩具啊还是交换戒指,磨叽啥呢。

郭麒麟伸手去接,阎鹤祥却没有松开,那这个,就算个定情信物了呗?

你说算就算吧,都听姨太太的。

杨九郎要不是被女朋友摁着早窜出去了,俩臭不要脸的!


6

“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是这么喜欢你。”

                                                                                                     ——《挪威的森林》





END


写了个啥呀(。

评论(11)
热度(124)

© 阎苏鸡块 | Powered by LOFTER